为什么风险投资家投资于软件定义网络?

0

网络行业已经有十年没有得到用于技术创新的风险投资了,但软件定义网络(SDN)现在改变了这一局面。风险投资公司Index Ventures的合伙人Mike Volpi表示,风险投资家愿意考虑SDN是因为客户需要一个新的网络策略来处理服务器虚拟化和复杂的云环境。Index是第一家投资于Big Switch的公司之一,Big Switch现在被认为是SDN先锋,同时也是收购目标,尤其是在其主要竞争对手Nicira去年夏天被Vmware收购后。

虽然Vmware对Nicira的收购表明SDN应该被认真对待,但对于风险投资家和用户而言,SDN投资仍然存在风险。原因之一在于,如果网络硬件供应商(例如思科)推出支持硬件,SDN将更迅速发展,但这不会那么快发生。

曾聘请Big Switch联合创始人Kyle Forster到思科工作的前思科副总裁Volpi解释了为什么Index愿意投资于SDN。

为什么风险投资家现在投资于SDN?

Mike Volpi:大约两年前,我们之所以决定投资SDN是因为我们认为当前的网络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客户的要求,而SDN提供了各种独特的方式来解决这些客户要求。也许最重要的因素是SDN提供更好的网络可编程性,特别是在数据中心领域。同时,SDN在网络世界的几乎每一个领域都具有潜力。

在SDN中,控制器基本上是作为一个平台层,它允许网络应用跨多种不同的交换机和网络环境进行操作。SDN还可以让传统硬件交换机世界和虚拟交换机世界更紧密地结合,这是一个真正的软件任务。

思科拥有如此大的硬件安装基础,你认为SDN能够取代现有的硬件,或者它将进入现有基础设施吗?

Volpi:它绝对不会取代硬件,我们仍然需要这些交换机,SDN只是作为这些交换机上面的一个层。但是目前,应用作为广泛的软件位于这些交换机内丰,SDN允许网络运营商抽象出软件和应用到SDN层,这将简化这个非常分裂的网络架构。

但是,要让SDN层运作的话,传统供应商(例如思科)将需要支持OpenFlow或者其他一些常见的开放标准?投资界是否会担心传统供应商不愿意标准化而抑制网络创新吗?

Volpi:不完全是这样。最唾手可得的是虚拟交换机市场,这并不是思科主导的市场。此外,还有很多其他网络供应商支持OpenFlow。惠普一直看好 OpenFlow,Juniper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其他公司(包括Extreme Networks和戴尔)也表现出兴趣。在刚开始,思科曾表示这不可能会发生,但现在他们却说,‘我们已经做到这一点,并已经做了一段时间。’我认为思科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勉强的参与者,但到未来某个时候,他们也将支持这些标准。

你认为OpenFlow必定是SDN背后的协议吗?

Volpi:对于SDN具体使用什么协议,我认为这没有定数。OpenFlow的好处在于它是开源的,所以这为大家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该协议本身有一个有趣的规范,但它不是火箭科学。因为SDN的概念大于OpenFlow,最终,如果出现更新版本或者别的版本的OpenFlow,那问题也不大。关键的概念在于从交换机或路由器抽象出软件,并将其放入服务器环境。

Vmware对Nicira的收购对其余SDN市场意味着什么?这对拥有类似技术的Big Switch意味着什么?

Volpi:重点在于, Nicira的价值突出了SDN的真实度和可靠度。我认为这次收购推动了市场走向SDN。很显然,投身于SDN让VMware领先一步,但其他供应商也将同样热衷于支持SDN,所以我认为整体向前迈进了一步。Big Switch和Nicira有着类似的技术和重叠的部分,但我认为他们存在明显的差异性,让我们对投资Big Switch有足够的信心。

SDN厂商Big Switch与Nicira或者新初创公司(例如Plexxi或者Midokura)的区别在哪里?

Volpi:从最开始,Big Switch就非常注重能够同时服务于硬件交换机和虚拟交换机市场。我们认为,对于很多客户而言,能够桥接这两个世界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架构和控制器中的关键点。我们还是用真正的开源,这是非常成功的。并且,其产品是基于Java,这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灵活性,而Nicira则采用了不同的做法。

我们还采取了以合作伙伴关系为导向的战略,我们融入到他们的生态系统中。与其他供应商相比,我们的技术源自斯坦福大学原始OpenFlow技术,并且,我们已经花了两年时间来开发产品以及与客户合作,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市场地位。我们具有专业技术知识,并且我们了解客户。

将SDN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应用(例如防火墙管理)会推动很多活动吗?而不是整个网络虚拟化架构?

Volpi:从大的蓝图来看,SDN将以多种不同的方式成为网络多个不同部分的一部分。Big Switch主要瞄准企业客户,而很多服务供应商对通道和流量工程技术很感兴趣。从负载均衡到防火墙有很多应用被认为企业或者数据中心应用。应用是SDN 市场转型的关键,它不仅是一项技术,更改变了行业。

在这个行业,硬件都是垂直整合,每个供应商都是沿着堆栈上下工作。SDN应用真正打开了这个世界。你不再需要去到堆栈内进行防火墙或者流量工程。其次,你可以将你的网络视为单个系统,而不需要将服务部署在网络的堆栈中。你的防火墙不再需要放置在这个小地方。防火墙将变成一个抽象的过程,你可以从政策的角度进行管理,然后在合适的地方部署。

生态系统对应用开发人员的开放性,以及你可以在网络中支配服务的普遍性让它非常强大。这是SDN真正的愿景。

是否会存在这样的担心,即有很多围绕端点产品的活动,而没有太多围绕整体架构变化的活动?

Volpi:供应商抓住不同的早期市场,这是很典型的。我认为随着市场的发展,将会出现更广泛的解决方案。在Big Switch,我们专注于通用平台,然后,将应用放在其中。但SDN是解决各种不同问题的全面技术,你将看到很多公司跳入SDN,这种现象将持续一段时间。

是否缺少精通SDN的工程师来支持市场增长?

Volpi:我不这么认为。并不是所有在思科工作过的工程师都一定可以过渡成为SDN工程师,但我觉得很多来自虚拟化领域的娴熟的工程师能够胜任这个工作。此外,还有很多具有扎实的软件知识的人也可以做这个工作。当然,从Big Switch的角度来看,并不缺少想要加入该公司的顶级技术人才。

头像

Focus On The Network Information Security.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QQ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发表评论

您的邮箱不会公开,当您的评论有新的回复时,会通过您填写的邮箱向您发送评论内容。 必填字段 *

返回顶部